一曲新词酒一杯

藏剑和道姑的故事。(二)

“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”
写这篇东西的时候,是我打算A的时候。
突然发现以前的故事,是道姑开头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是道姑结尾。

这位道姑是我打烛龙殿认识的。
当时我直接组了一个招募进去,刚好她和她师父都在。
这个道姑说话很好玩。很善于活跃气氛的。
出本之后我就她俩好友,约好有空继续清CD。
之后的我一直和他们时间岔开来。并没有一起打过了
这个道姑就躺在了我的列表里。

两个月后我买了个大师。在我做马嵬驿跑商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ID。我就密聊她。让她猜猜我是谁。一番交流后,她给我起了个名字。秃秃。这个昵称让我用到了现在。哪怕我把大师号卖了,她依旧叫我秃秃。

那天晚上我在和亲友成都切磋。她来到了成都。过来跟我说话。还问了我的yy。我第一次听到了她的声音。十分的好听。我还记得当时她给我留了一串神秘的数字。然而好友验证是她的手机号。当时我就懵了,想问她验证是啥。结果她发完就不见了。纯阳不是腿短的嘛?我怎么感觉你不一样?跑的挺快的。

一番波折后终于加上了好友。渐渐的我们开始了一起玩游戏的日子。阿,现在想想真的好开心。战场吃鸡刷本日常,做什么我们都能一起。我俩排战场经常你排一把我排一把。输了就说对方太黑了。我们排战场经常会遇到同服的,有几次出来有个队友还跟我们一样是太原排的。我们就组队一起。
我记得有一个琴萝。我组她她看见我和道姑两个人,琴萝就退了。我还给琴萝解释了一番。我说我俩不是情缘。琴萝才进队伍和我们一起打。现在想想。哎。

她开了一个群。我也在群里,日常水群插科打诨。群主是她的闺蜜。群里有一个男生A。是她的大学同学。我进群有一段时间后。我问过群主,A对他,会不会有意思。群主说不会的啦他们不会在一起的。感觉那时候我已经是喜欢上了她。然而我怂。并不打算急着说,只想找个合适的说。

昨天是六一儿童节。我给她发了个红包。因为我昨天看到一条说说。六一节的目的是【你成为了全世界的大人,而却是某个人的小朋友。】我说了句。小朋友,节日快乐啊。她也回了个我红包。也祝我节日快乐了。我当时很想表白。告诉她自己内心的想法。但是我想着她这几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试,想等她考完再说。就把话憋回去了。

今天早上我下班。我看到了群里她俩的头像。
我小窗问她。她说。【嗯,我和他情缘了。】

我很后悔,很懊悔。为什么昨天不说。之前一个姑娘也是。由于我的怂。一直没有机会把想说的说给她听。
这一个姑娘也是,我还是没有把【我喜欢你】说出来。
她已经是别人的情缘了。

这是真的难受。我在地铁上已经有点忍不住了。鼻子一酸。
还好没有哭。但是一整天都很难受。就这么失去了。为什么我这么怂呢。为什么不鼓足勇气早点说呢?因为自己的怂。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好啦到这里也差不多了。
我想说的都说完啦。
希望她能99呀。
我也不太想玩这个游戏了。
江湖路远。
大家珍重。
有缘的话。
再相见啦。

藏剑和道姑的故事。

*这故事是真实发生的。
藏剑与道姑的相识是发生在贴吧。
一个小白藏剑学人在贴吧放证件照约亲友。
道姑看到后就留言了。
第二天藏剑在刷黑天的时候。
一个密聊刷新了。
“二少你好呀!我是贴吧的那个xxx。”
二少愣了下,翻开贴吧找了下,
然后就回了个“中午好#猪头”的表情。
当时二少的签名是“一纸蓝桥醉春雪”
道姑就很惊讶的“你也看全职吗!我喜欢张佳乐!”
二少很惊讶,这么巧合的吗?
刚约亲友就有人来,而且也喜欢全职。
两人聊了会儿,道姑下午还有课,就先下了。
随后的几天,小白二少就和道姑一直聊天。
加了QQ之后话题更多了。
当时二少没有师父,跑商,矿车,战场什么都不知道。
道姑便带着二少去这里去哪里。日常啥的都带二少做。一来二去,两人关系更好了。
我记得持国天王殿的月亮,还有那个拿着黑扇子跳舞的你。
我记得纯阳的雪。还有那个想帮我截轻功的你。
我记得荻花洞窟的花海。还有那个点我抱抱的你。
很多地方都是你带我去的。
很多东西都是你教给我的。
突然离开的也是你。
我和道姑进了一个浩气的亲友帮会。
人不多,十个左右。
帮会里的人很热情。
有一个妖毒太进入了我的剑三生涯。
渐渐的,我和道姑话变少了。
有时候,除了日常,我们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一起做了。
有一天,道姑离开了。
退群,双删,去了恶人。
我就看着那个生死不离变成了单项。
也许我当时跟你求情缘的话,
故事也许就不是这个结尾了。
当然,几个月后我知道你回到了浩气,你有了新的开始。
这个结果,也挺能接受的。
总之你过得好,那就好了。
——这里是迁辞。一个二少。这是我的故事。写出来是不想憋在心里。谢谢你看到这里。